国外还在倒奶,国内乳企为何集体抢建万头牧场

日期:2020-04-30/ 分类:股融界配资门户www.000fmcp.com

但对乳企而言,如此费时费力地抢建牧场也有供应安全的考虑。

当美国奶农还在将卖不掉的牛奶倒进下水道时,多家中国乳企却开始重新投建新的万头牧场。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疫情冲击乳企一季度业绩,但恢复情况良好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2020-04-28 20:01 3天跌逾25%,科迪乳业称仍按原合同高于市场价收购原奶丨热公司 2020-04-13 20:25 伊利将在河南驻马店打造乳品产业集群基地 2020-04-09 22:51 高质量增长驱动蒙牛2019年收入增长百亿,逼近800亿大关 2020-03-29 22:13 伊利再捐1.8亿 为全国所有援鄂医疗队员提供全年营养支持 2020-03-26 10:37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第一财经APP

不仅仅是伊利,国内乳业双雄之一蒙牛乳业,也在2018年开始在宁夏银川市灵武市投建3万亩的奶源基地——蒙牛集团(灵武)奶业全产业链高质量发展百亿集群项目,其也是蒙牛奶业振兴136工程的重点项目之一。

根据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公布的报告,2019年国内原奶市场供求偏紧,2019年国内进口乳制品近300万吨,原料奶粉首次突破100万吨,全年乳制品净进口折合原料奶1730.9万吨。2019年中国奶源自给率约65.6%,比2018年下降0.7个百分点。

在业内看来,与上一轮资本驱动的牧场虚热不同,本轮乳企意在稳固上游供应,同时化解世界疫情可能带来的原料供应风险。

河北邢台大型牧场新强牧业创始人许新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一头荷斯坦奶牛的价格在2万元到2.3万元左右,这个价格比2018年行业低谷时要贵8000元到10000元。

4月21日,伊利集团向第一财经确认了这一系列投资,这也是近几年来国内公布的最大规模的新建牧场计划。

万头牧场乳业原奶伊利

盘面上,科迪乳业股价近期坐上“过山车”。4月9日至4月13日三个交易日内,该股累计跌逾25%,此前,3月31日至4月7日连续5天涨停。

栾立

据当地政府信息,4月18日,国内最大的乳企伊利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投建10万头奶牛生态乳业园区正式开工,项目总投资41.3亿元,规划占地面积1.5万亩,项目分3年建成,建成后规划奶牛养殖规模10万头,共设18个标准化奶牛场,年产牛奶50万吨以上。而就在前一天,宁夏农垦集团也宣布,和伊利集团合作的5万头奶牛养殖基地项目一期工程在平罗县正式开工建设,计划建设单体1.25万头的4座奶牛养殖基地。

在2019年中,蒙牛进行了一系列的业务调整和并购,国际化进一步提速,而2019年也被认为是蒙牛的加速布局之年。

一直以来,国内由于土地和养殖成本等先天不足,导致国内牛奶的成本高于进口奶源,这也是诱发原奶行业多次大起大落的原因之一。

从过剩到缺奶

近1个月来,国内万头牧场项目密集开工。

国内的奶牛大多从澳新两国进口,而这一轮牧场建设的热度高涨,也让奶牛价格水涨船高。

2014年国内奶牛存栏数一度增长至1460万头,达到历史最高,但到2019年,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给出的数字显示,2018年国内奶牛存栏低于700万头。

一家国内乳企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这一成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但下游企业分担上游多出的养殖成本并不是问题;另一方面市场竞争转向高端产品,下游乳企也有对奶源质量把控的需求。过完年公司总部就在催促,希望在山西和东北开建新牧场,也有从供应安全的角度去考虑,避免未来被动。

现代牧业董事长高丽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确实最近牧场建设趋热,虽然国外有倒奶的情况,但在国内,经历了4年的下行周期之后,国内奶牛存栏数大幅下降,国内市场整体缺奶,因此也有牧场建设需求,而且未来奶价还有继续上行的趋势。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乳企的业绩增长出了个难题。

此外,4月15日,日本最大乳企明治乳业宣布以280亿日元(约合1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国内大型牧场企业澳亚牧业25%的股份用于补充奶源,后者在华东、华北地区建有7个万头牧场。君乐宝乳业也向第一财经回应表示,目前君乐宝在河北邯郸市投资的液态奶工厂和万头奶牛牧场项目3月初已经正式开工建设,设计存栏1.2万头,年产牛奶8万吨,2019年君乐宝新建了两个万头牧场,现已基本完工接近投用。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乳企扎堆建万头牧场

不过在业内看来,这一轮万头牧场建设热潮和上一轮的区别较大。

像这样密集投建大型牧场项目的情况并不多见,而上一轮则要追溯到2010年前后。当时中国市场的乳制品有需求,在资本的推动下,国内出现了大牧场建设热潮,高峰时有40多个万头牧场开建。

2014年,受进口奶源的冲击,国内原奶价格崩盘之后,奶牛养殖就变成了烫手山芋,最严重时,根据中国奶业协会的统计,半数以上的规模牧场处于亏损状态,而生产成本较高的万头牧场也颇受争议。

在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看来,这是一个矛盾的选择,目前国内原奶结构中,进口奶源折算之后占比约在三分之一,这也成为乳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自建奶源可以帮助乳企平抑奶价周期性起伏和供应安全;但乳企自建万头牧场,就无法回避国内原奶先天生产成本过高的劣势。

记者21日从蒙牛乳业获悉,目前这一奶源基地项目已经吸引了包括宁夏农垦等55家规模养殖企业入驻,已有35家投产,现阶段蒙牛在灵武地区日收奶近500吨,而预计到2022年奶牛存栏可达15万头,日产鲜奶3000吨。

国内乳企兴建万头牧场的热情突然高涨,记者日前从多家乳企确认,近一个月来,国内有多个超大型牧场项目或乳业园区投建,部分乳业园区的设计产能高达10万头。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不过,2019年随着国内奶价的回升,牧场开始重新赚钱,现代牧业2019年销售收入55.1亿元,同比增长11.2%,净利润录得3.5亿元,而此前3年现代牧业都遭遇了大幅亏损。

目前国际疫情还在蔓延,未来进口奶源的不确定性在增大,虽然主要供应商恒天然多次公开表示大包粉的生产和运输并没有受到疫情影响,但国内乳企对于自建奶源比较急迫。